在线投稿 返回校网首页

去火神山医院前,爸爸对我说......

2020-04-08 浏览量:403

分享至手机

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火神山”成了“中国速度”的新代表。而每次在新闻里出现火神山医院的报道,我都要仔仔细细地看上一番——因为,我的爸爸在那里。

(爸爸和同事们的大合照)

我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电竞学院一年级的熊健羽,我的家在广州。我的爸爸是一名军医,工作于南部战区总医院(原广州军区总医院)。我爸爸老家是湖北的,在这次疫情尚未爆发前,我们全家原本有回湖北老家过年的计划。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最终只有老爸一个人去了湖北,而目的地并不是位于湖北蒲圻的老家,而是全世界都在瞩目的火神山医院。

(爸爸工作的医院)

放寒假以后,我回到家才开始真正对疫情有所了解。那段时间,很多身边知道我老家是湖北的同学和朋友还发来信息,关切的问我们家有没有回湖北的计划。也是那几天,我的出行装备里加上了医用口罩和免洗酒精消毒液。距离春节越来越近了,我帮着妈妈在家里开始囤了一些年货等着过年,也等着爸爸放假。在家准备过年的这段时间,湖北省外的地方开始陆续确诊新冠肺炎病人,我感觉到了病毒一步步走近的脚步声。

一月份的最后几天,我在朋友圈看到曾经的同学说自己妈妈有可能援鄂的消息。随后在新闻中,我看见了拔地而起的火神山医院和这所医院将整建制移交部队进行管理的消息——我突然第六感地直觉爸爸会去那里,因为作为一名军医家属,我太了解我老爸了!

(当时的新闻截图)

爸爸平时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埋头做手术、搞科研、钻研专业,对于升职和职称之类的事情从来不关心。因为军改后的部队医院体系改革,他曾经差点变成非现役文职而和那身军装说再见。我妈还曾经建议爸爸考虑离开部队去地方,享受更高的待遇和更好的机会,但老爸一直舍不得那身军装。记得我小时候,爸爸就经常有一些驻战驻岛等外派任务,这些聚少离多的生活也使我明白,作为一名军人,服从是本分,服务是天职。正是对这份责任感、使命感产生的共情,让我时刻以一名军属的身份要求自己,从来不给爸爸的工作添什么麻烦。

(爸爸从前工作的照片)

果然不出我所料,大年初二,我从妈妈那里得知,爸爸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就在他所在的医院科室报名参加去火神山支援。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非常平静,因为我知道老爸的价值观中什么是最重要的。国难当头,身为一名军人,如果他不主动请缨,那才是反常的。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一想到这将是一场持续三个月以上的危险任务,我还是会揪心地惦念。在疫情刚爆发那段时间,由于对病毒认知有限,很多信息对病毒的描述几近妖魔化,动辄拉出非典、埃博拉、H1N1作为对比,各种泥沙俱下的信息让我和妈妈、妹妹对爸爸的援鄂充满了担心。但这种担心丝毫不影响我们对爸爸这个决定的支持,因为我们也佩服他的勇气和大爱,更因为这也是军属该有的自我修养。

(一家人的合影)

从接到任务到出发就只有短短的两三天时间。走之前,爸爸把家里大大小小的“秘密”全都告诉了我——上至银行卡密码下至打印机操作,他还跟我说,要我照顾好我妹,多帮我妈干点事。听到这些,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时候我才清楚地感受到,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知道敌人有多强大,只知道我们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战胜它。

(火神山医院)

这次临别的嘱咐大概是我到今天为止和老爸最后的几次交流。后面虽然偶尔视频,但也多是妈妈和妹妹在和他在讲话,我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听着。记得有一次,视频聊天到一半,医院突然有事要紧急回到岗位,正在休息的爸爸立即要挂断视频,奔赴病房。妈妈叫妹妹和爸爸告别,我看着妹妹躲到一边,一声不吭,似乎在赌气,似乎不想这么匆匆再见。那一刻,我仿佛在妹妹身上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两三岁时的我,和爸爸分隔两地,在电话的另一边,也是用拒绝说再见来表达着自己对他的想念。一个字也不说,就是默默地哭,不善言辞的样子也和我的老爸如出一辙。 

爸爸不在家的日子里,我和妈妈钻研厨艺,成功加入朋友圈烘培大军,准备等爸爸凯旋归来给他做一顿丰盛的大餐。同时,我们也根据统一要求踏实宅家,为国家的疫情防控做一份小小的贡献。

(我和妈妈做出的美食)

我们全家对爸爸的担心,都在一天天的日子背后凝结成一名战“疫”一线军医家属的骄傲。前几天,我看到新闻上报道了火神山医疗队被采访,习主席还慰问了医疗队部分医护代表。我努力地在电视屏幕上寻找,希望能够看到爸爸的身影,看到他平安无恙的样子——虽然没有看到,但我知道,我的爸爸是好样的!他工作几十年的时间,脚踏实地问心无愧,待遇荣誉面前不心动,为了这身军装,为了国家的医疗事业,默默奉献,几十年如一日。这不也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所需要的美好品质吗?在每次和爸爸视频的时候,妈妈都会绕开关于工作的话题,从来不问爸爸难不难,苦不苦,累不累,因为答案并不重要。而作为一名医生和一名军人、一名父亲,爸爸总是把最坚强的一面留在医院,回到酒店后把最放松的一面留给家人。

 现在已是春暖花开,我离开校园也已经三个月了,很想念方山下那片蓝天红房子。但是疫情还没有结束,爸爸仍然坚守在一线没有回家——不要说我们在广州的家,就是距离武汉仅仅120公里的蒲圻老家,他也根本没有回去过。爸爸会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年迈的爷爷奶奶也会嘱咐爸爸安心在火神山医院一线工作。也许等到疫情过去,火神山医院关门大吉的时候,爸爸就能去看望爷爷奶奶了吧。

今天是4月8日,也是武汉和湖北全省解封的大日子。自1月23日封城以后,历经76天众志成城、艰苦奋战,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我想,我那穿军装、穿白大衣、穿防护服的老爸一定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因为这一天的到来,有他的汗水和拼搏。

而我,一个自我修养到位的军属,也期盼着——期盼爸爸能早日凯旋,也期盼自己能成长为像他一样的人。



(责任编辑:黄思纯)

(作者:电竞学院 19级 熊健羽)

分享: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中心 xcb@cucn.edu.cn

相关新闻

热门标签

学校要闻 教学科研 学风建设 招生信息 就业创业 对外合作 国际交流 社会服务 校园文化 学术讲座 人物访谈 专题总览 后勤保障 获奖喜讯 校友动态 时评文章 行业前沿 高教改革 推荐阅读 媒体报道

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