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返回校网首页

我的“超人”姐姐

2020-03-31 浏览量:332

分享至手机

我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17转本新闻2班的杨大方,我的家在四川,我的姐姐是武汉中南医院的一名耳鼻喉科医生。但是姐姐2019年刚刚学硕研究生毕业,穿上医生的白大褂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本来计划我们姐妹一起回家的这个春节,却因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而完全改变了。

(姐姐所在的武汉中南医院)

在期末考结束后,我踏上了回家之旅。因为回四川要路过武汉,所以我每次都会先在武汉停留和姐姐待几天,这次也不例外。我刚到武汉的时候正是疫情初期,姐姐就说武汉这次不明原因肺炎应该很严重,叮嘱我要戴好口罩,在武汉期间也少外出。因为很听姐姐的话,所以很幸运我在武汉停留一周也安然无恙。按照约定,我先提前一周回家陪爸妈,姐姐买的是腊月二十九晚上的车票。从高铁离开武汉的那一刻,我就开始憧憬着一家人团聚的美好假期了。

2012年我们一家人)

1月22号,身为街道办事处主任的爸爸下班回来说到现在疫情很严重,他们要开始排查从湖北返巴的人员了。紧接着爸爸就在我们的家庭微信群里问姐姐武汉现在情况怎么样,叮嘱她回家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看着爸爸的微信在群里一条条地跳出来,我的心也慢慢地收紧——我担心我和姐姐那个约定的秘密,会让爸妈受不了。

(爸爸工作时的模样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不一会儿微信群里就蹦出来了姐姐发来的这样一句话“爸妈,纠结了很久我还是把回家的车票退了,因为科室要求留在武汉,随时准备上一线。”我偷偷地瞄着爸妈的表情,他俩谁都没有说话,房间里静得可怕。过了一会儿,妈妈的眼泪终于还是绷不住了,滴滴答答地打在手机屏幕上。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好久的沉默后,妈妈给姐姐回的微信却是这样说的:“苗,你是一名医生,更是一名党员,这个时候是你发挥专业特长和带头作用的时候。”

看见妈妈这条微信的时候,在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的同时,我的眼睛也模糊了——这个只属于我和姐姐的秘密是:“妹,我觉得武汉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所以我主动申请去一线,你先别告诉爸妈。家里面,你要好好照顾他们。”

原先期望中阖家团圆的春节假期泡汤了,但是我竟然并不觉得多么遗憾。大年初一,爸爸也一早就去单位开了关于疫情防控的紧急会议。关于武汉疫情报道铺天盖地的同时,在爸爸所管理的辖区也出现了巴中首例确诊病人。爸爸紧急安排接触者隔离,并且做好小区居民生活保障,对于缺物资的家庭提供采购送上门等服务。那段时间爸爸没有周末,晚上也很少回来。我知道他和姐姐一样,都是冲锋在一线的战士,这个时候我的职责就是坚守大本营,不给他们添乱。

(爸爸妈妈的牵挂)

“苗,武汉今天确诊人数又多了,你上班要注意防护好自己。”

“苗,不管多累你要吃好,要注意身体。”

“苗,家里面挺好的,不要担心爸爸在外的防控工作·····”

这段时间,只要能和姐姐联系上,妈妈就是反复交待这些话。看到娘亲愁眉不展,我居家隔离唯一能做的就是梳理好她的心情。由于姐姐没有回家,妈妈心情低落,好多的家务活都没有干,我就会叫上妈妈一起慢慢干活,给她讲很多关于我在学校和我在姐姐那的事。我本以为分散妈妈的注意力应该挺有效果,可是她还是提不起精神。于是我那硬核老爸立马一顿思想工作:“现在就是考验她本事的时候,我们要支持。记住,我们全家都是党员,要发挥党员的作用!”


(姐姐裹着防护服,奔走在一线)

姐姐也总是报喜不报忧,她说医院收到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和海外校友的爱心捐赠,现在还有很多医疗队来支援,所以工作很轻松——怎么可能轻松呢?就算是善意的谎言,这样的瞎话也实属有点离谱。

 妈妈今年带了毕业班,从2月5号就在网上开始上课。网上那些关于老师转型当主播的翻车现场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可是,妈妈觉得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学生的学习,所以每天的空闲时间她除了问候姐姐就是在捣鼓钉钉。她不懂就问我或者学校年轻的老师。第一次做班级健康打卡表,我陪着妈妈一起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妈妈在备课)

这导致爸爸下班回来总会生气地批评她这个“手机迷”——因为自打开始上网课,我妈就已经彻底放弃了她身为一个女主人做饭的责任,我们一家三口填饱肚子的重担早已由我们家二小姐来承担了。当然我在厨房忙碌的同时,我妈也没闲着。一个多月过去了,妈妈现在网上教学、改作业、做打卡表那叫一个溜。不过我不放过每一个打击她的机会,我和她说:“你马上就要正式开学了,这些你辛辛苦苦练的技能马上就啥用都没有了!”我妈则说:“我倒是盼着永远都再也用不到这些技能。”

(姐姐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随着全国和武汉战疫形势的好转,姐姐所在的武汉中南医院也已经不是定点医院了,但是我那厉害的姐姐依旧在发热门诊医生的岗位上坚守着。想当初刚上一线的时候,身为耳鼻喉科医生的姐姐常常哀嚎自己“啥都不会”,但是这两个多月的摸爬滚打下来,我那“超人”姐姐早就能够独立接诊和对发热病人进行治疗了。在这个过程中,姐姐再苦再难都没有掉过泪,唯一一次差点把她急哭的是在前几天。那天武汉下暴雨,交接班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但是姐姐却根本出不去家门。想到前面的医生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已经连续工作了好几小时,姐姐在家坐立难安。在和她的通话中,我明显感觉到了一丝哭腔。最后还是武汉医护人员专定网约车的一名好心司机帮助姐姐解决了这个难题。

(我和姐姐)

昨天和姐姐聊天,问起她后悔当初留在武汉的决定吗。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本来就是医生,这只是我的职责,如果一开始我回家,现在我会更后悔的。”我在电话的这头,听到姐姐的这番心里话,真是百感交集——她只比我大三岁啊!却在这次疫情期间承受了这么多!但是未来的时代不就是一批批年轻人共同去创造的吗?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相信疫情终会过去,全世界都会渐渐把暂停键换成启动键。



(责任编辑:黄思纯)

(作者:新闻传播学院17级 杨大方)

分享: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中心 xcb@cucn.edu.cn

相关新闻

热门标签

学校要闻 教学科研 学风建设 招生信息 就业创业 对外合作 国际交流 社会服务 校园文化 学术讲座 人物访谈 专题总览 后勤保障 获奖喜讯 校友动态 时评文章 行业前沿 高教改革 推荐阅读 媒体报道

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