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返回校网首页

“堡垒”故事——星愿的战疫笔记

2020-03-31 浏览量:304

分享至手机

我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播音主持艺术学院2018级的周星愿,我的家在武汉,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医护人员。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爸爸妈妈一直奋战在抗疫的一线和死神抢人,我们一家三口共同经历了从惊慌失措、精疲力尽到彼此打气、终见曙光的80多天。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重新“认识”了我的爸爸妈妈。

最开始了解到有关武汉疫情的消息,是在2019年底。我的室友琨琨和天雨看到了有关武汉疫情的新闻,她们提醒我,武汉有数名不明原因感染肺炎的患者,叫我放假回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和爸爸妈妈)

从1月3号在校生开始放假,到我参加学院艺术生考试志愿者服务工作后回家这段时间,爸爸妈妈经常在开会。这期间我约定好的同学生日聚会,由于当时武汉疫情的原因,爸妈也建议我临时取消了。我冬天一直有戴口罩的习惯,是为了保暖,也算是误打误撞。在从南京回武汉的高铁上竟然有人找我借口罩,说是武汉有传染性特别强的肺炎,需要注意防护。我当时还有些不以为然。直到1月18号,妈妈开始在她工作的单位——协和东西湖医院吴家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参与新冠肺炎流行病学调查(确诊、疑似或密切接触者医学观察和出院随访)。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才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包括钟南山院士的讲话证实新冠病毒肺炎可以人传人,武汉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武汉协和东西湖医院)

1月23号,武汉封城。爸爸所在的协和东西湖医院成为了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定点医院。一整栋内科大楼临时改装成了隔离病房,紧急新开了10个病区,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的病人。内科医务人员紧缺,所有医护人员都去一线支援,像我爸那样的外科医生也开始做着各种上一线的准备,随时待命。

 正月初一,爸爸临时接到电话紧急通知,要去医院新开的隔离病区增援,爸爸放下电话,和我简单告别后转身就走了。至今,我都清晰地记得他那坚毅的背影。

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我有一些不知所措,但是我深知爸爸妈妈都是医护人员,救死扶伤是他们的天职,这次疫情太凶猛了,他们总有一天要上战场。作为医护人员的家属,我当然觉得他们上战场、去一线是一个无比艰巨、也无比荣耀的事情,但是作为他们的女儿,又怎么能不担心呢?

(穿上防护服的爸爸)

在爸爸妈妈工作在抗疫一线的那段时间,每天他们工作完回家,一进门就去卧室洗澡换衣服。有时候进了卧室就不出来了。他们尽量不和我一起待在客厅,即使来到客厅,也要戴着口罩,总是和我保持一定距离。我感觉我们之间没以前“亲密”了,我知道他们是担心万一自己被感染,不要传染给我。

很多老师同学知道我在武汉,都来问候我、关心我。我在1月26号发了一条朋友圈,更多的人来祝福我们,给我们加油。有了大家的鼓励,我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 看着每天确诊的数字在不断上涨,各个组织也在紧急招募志愿者。按照我以往的习惯,我会毫不犹豫地报名。但这一次,我决定在家好好居家隔离,把我“志愿服务”的阵地定位在我们家的厨房——特殊时期的我只能在家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我要每天给爸爸妈妈做饭,保证好他们的三餐,绝不让他们为我、为家里的琐事分心。

我每天跟着网上搜到的菜谱或者小视频学着做一道菜,让他们从医院一回家就能品尝到我做的饭。我变着花样地展示自己的厨艺——水煮肉片、辣子鸡、炸蘑菇……老妈每次动筷子之前还要特意给我的菜品拍照发朋友圈——我的“每日一菜”因此也成了老妈朋友圈里的保留节目。

每天看着他们急匆匆地吃好我做的饭菜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我在收拾碗筷的时候总会有一种错觉——仿佛我和他们的角色在这次疫情期间互换了,因为以前一直都是他们在做饭、做家务,是他们在一直照顾我;现在换作了我来照顾他们,我不能被他们比下去。

(我做的菜在妈妈的朋友圈里)

我听爸爸妈妈讲了很多抗疫一线的故事,在那里能感受到人世间最真实的情感——有一床难求的孤立和无助,有亲人间到死都不能见最后一面的痛苦和无奈,也有大难不死之后的喜悦和感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在疫情面前全都赤裸裸地展示着。

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爸爸收治了一位83岁的老奶奶。她的病情特别重,医护人员一度以为她没有希望了。入院后,爸爸给老奶奶的女儿打电话沟通病情,才知道她们一家四口都先后被感染,在武汉不同的医院隔离治疗。家属不能来照顾她,老奶奶的日常饮食和生活用品都没办法保障。于是爸爸就尽力地帮助这位老奶奶,帮她找来补充营养的奶粉和日常使用的纸尿裤。很多医护人员也和爸爸一起给予了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治疗。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这个一度病危的老奶奶竟然逐渐好转,直至康复!

(老奶奶出院前在工作人员防护服上画了一幅画)

老奶奶出院后,她的女儿给医院写了一封感谢信。看着这封感谢信,我虽然和她们从未谋面,但是在字里行间我能够深切地体会到,爸爸和他的同事们在这些患者和患者家属濒临绝望的时候所带给他们的希望和温暖。

(奶奶家属发来的感谢信)

妈妈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相对比爸爸而言则繁琐得多,她要负责确诊、疑似患者或密切接触者的医学观察和出院随访、居家死亡遗体消毒与包扎及相关处理,最近又被调到隔离病区工作,一去就是二十多天。这期间恰好遇到爸爸的生日,妈妈请同事帮忙,把对爸爸的生日祝福写在了自己的防护服上。这是他们结婚以后第一次不在一起过生日。妈妈只能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她的祝福。爸爸说,这是他收到的最特殊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妈妈请同事帮忙把对爸爸的生日祝福写在了自己的防护服上)

其实,在这次抗疫过程中,我们一家三口虽然聚少离多,但是在我们仨心中,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我们的家就是一个抗疫的“堡垒”,我和爸爸妈妈互相支持,互为支撑,终于熬到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这次疫情期间,我体会到了疫情的恐慌,也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我深切地以我的爸爸妈妈和成千上万个与他们一样的医护人员为荣——没有他们的舍生忘死、冲锋在前,就不会有今天的疫情被初步控制。

(表姨给妈妈作的画)

爸爸妈妈还没有吃腻我做的饭,但是我却已经开始想念南京的盐水鸭和鸭血粉丝汤,想念校园里的玉兰和梨花,想念方山上飘过的云,想念宿舍里温暖的床。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遥远了,我想起了爸爸救治过的那位老奶奶,她在出院之前在医生的防护服上画了一株怒放的牡丹,这些花朵恣意地舒展开放,就好像扎根在所有白衣天使的心田,也扎根在汉江之滨、方山脚下和每一个温暖的地方。



(责任编辑:黄思纯)

(作者:播音主持艺术学院18级 周星愿)

分享:

南广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未注明其他出处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南广新闻中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 源:南广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 本网对其负责。

③ 有关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 联系方式: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新闻中心 xcb@cucn.edu.cn

相关新闻

热门标签

学校要闻 教学科研 学风建设 招生信息 就业创业 对外合作 国际交流 社会服务 校园文化 学术讲座 人物访谈 专题总览 后勤保障 获奖喜讯 校友动态 时评文章 行业前沿 高教改革 推荐阅读 媒体报道

一周热点